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银河@生存主义唱诗班

方舟检票的日子,就是现在的每一天

 
 
 

日志

 
 

外滩画报:7·23动车事故中的温州民间救援队  

2011-08-18 16:50:53|  分类: 资讯案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来自网易发现:http://discover.news.163.com/11/0818/10/7BO0EF1E000125LI.html

核心提示:他们不是职业救援队,他们平时的身份是公务员、老板、教师、工程师??但每当发生台风、洪水等天灾或人祸时,他们都会第一时间出现在救援现场,他们的专业装备让职业消防队都艳羡不已,从动力伞到 CBD 浮力背心、军用防水电话。

外滩画报:7·23动车事故中的温州民间救援队 - 银河 - 银河@生存主义唱诗班
 

41岁的陈斌全职工作是人保温州分公司的保险业务员,他的另一身份是温州民间空中搜救队队长。

陈斌位于人保温州分公司的办公室里摆放着一台古怪的发动机,暗红色,乍看像是一台巨型古董电扇。“电扇”里面旋转着木质“扇叶”,写着“Made in Italy”的字样。

陈斌把它背起来,在屋子里走了一圈。发动机很沉,有几十斤重。陈斌顺手拉动了引擎,顿时马达轰鸣,一阵强风把办公楼里的盆栽花草吹得乱摆,仿佛瞬间要把人带出高楼。“其实,是可以飞的。”他说,“主要今天我没有带伞。”

这就是将陈斌带到双屿的动力滑翔机。“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事故发生后,他借此飞上了天空,第一时间对动车失事现场进行航拍,一时引起媒体热议。有外电评论,这是中国公民的自主意识在苏醒。

41岁的陈斌全职工作是人保温州分公司的保险业务员,他的另一身份是温州民间空中搜救队队长。该队成立于今年5月,隶属于NGO组织苍南县壹加壹应急救援中心。

7月23日当晚,壹加壹应急救援中心负责人张炳钩深夜带领9名队员赶往双屿救人。张炳钩致电陈斌,问他是否可以航拍。陈斌的回答是:“在下雨,能见度很差。”不过,他感觉第二天一定能有一个好天气:“温州雷暴之后,向来是晴空万里”。

和张炳钩、陈斌一样,在第一时间奔赴事发现场的,还有乐清市志愿救援服务大队,这是全国第一支专业的水下民间救援队。

晚上9:30,乐清市志愿救援服务大队的赖忠鎏就率队抵达了现场,他们随身携带的照明装备和硬板担架起到了重要作用。赖忠鎏爬到桥上,那里有毁损最严重的16号车厢。“里面很惨烈,就如同刚发生了战争一样”,当晚回到家,他感觉自己“这辈子再也不能吃西瓜了”。

最后,6名队员总共救出了5位乘客。

温州民间组织的专业性和公民感,在“7?23”动车事故中凸显无遗。这些民间救援组织由公务员、老板、教师、工程师等各行各业的人组成;而陈斌的动力伞、赖忠鎏的CBD浮力背心、军用防水电话??是连正牌消防员看了都会心痒的专业装备。

这些组织有着共同特点:完全由民间发起,纯公益性,身份业余但装备专业,只要有灾难发生,就能够看到他们的身影。

温州民间空中救援队:“出于一种社会责任感”

陈斌一直是个摄影爱好者,2007年他对航拍发生了兴趣。“总感觉自己的照片无法出奇,后来就想不如变化一个角度吧?”

陈斌把角度变换到了天上。

他花了八万元,在北京买了一个专业的动力伞。再加上学费和其他辅助工具,花了十万元入了门。“我原来在部队呆过,一直热爱户外运动,”所以第一次上天的时候“没有丝毫慌乱”。

一开始,陈斌航拍纯属个人爱好,但一件小事,让他的个人爱好变成了公益活动。

“前几年,我准备在温州市区买房,看中了一个楼盘,前后的环境都很不错”。也不知怎的,临到付款前一天,陈斌忽然想用动力伞飞到空中去看看。

“结果,我盘旋上去以后,一阵难闻的风吹来,我当时就吐了。”他定睛一看,发现那个楼盘的不远处有一个工厂。“但在地面,由于隔了好几个绿化带,你不会注意到”。

楼盘自然是放弃了。从此以后,陈斌开始了航拍的公益之路。

“做得最多就是环保”。2009年,陈斌开始驾驶着自己的动力伞在有“温州母亲河”之称的温瑞塘河上空飞行,记录各个企业向该河道偷排污染物的情况,并将视频和照片提供给当地环保局,供后者实地排查。“在地面上搜查比较难,但在空中看一目了然”。

由于动力伞价格不菲,又要花钱经常进行保养。在温州城,陈斌的同好并不多。一直到今年5月,他才和四五个动力伞爱好者一起成立温州民间空中搜救大队,这些人都是国家航空运动协会会员滑翔伞注册飞行员

7月24日清晨4点,陈斌就和其他四个队员一起出发了。“我们行动都是有后备支援的”。当天,大家都把装备带齐。到了现场后,“看谁的状态最好,谁就起飞”。

那一天,陈斌当仁不让。这之前,他在温州城已经飞行过上百次,拍摄过上万张照片。早上6:40,陈斌起飞,10分钟后到达事故现场。

在离地面70米左右的高空,他从镜头里看到的一切让他震惊。“现场太惨烈了。”来不及多想,陈斌先后进行了拍摄和录像。

按照惯例,他从东到西,从100米到40米高度,从各个角度、不同高度,拍摄了七八十张航拍照片。

20分钟以后,陈斌返回地面。“打开手机,大约有30多个未接电话,全是索要这组照片的。”自此,这个由温州市民完成的首个航拍,开始在网络上疯传。

谈到航拍的初衷,陈斌说:“首先,我做保险工作多年,知道在事故发生后保护现场、保存证据的重要性。而当天保监局就打电话向我要航拍的资料,以保留证据。”其次,做这件事还出于一种社会责任感,“要让更多的人知道真相。”

壹加壹应急救援中心:“你得揣摩政府需要的是什么”

陈斌空中搜救大队隶属于苍南县壹加壹应急救援中心,后者是我国首个正式登记注册的民间应急救援NGO。

“苍南壹加壹下设出租车防汛应急服务队、医疗应急志愿者服务队、灾后心理干预志愿者服务队等28个分队,”张炳钩说,“陈斌的空中搜救大队,是其中之一。”

这个中心的志愿者们包括温州各地的白领、公务员、企业主、出租车司机,还有200多名外来工。他们在各自的领域里,都堪称行家里手。

张炳钩当初成立这个组织,是因为苍南县经常遭台风肆虐。台风过后,县城满目疮痍,而没有得到及时救助的乡亲或死或伤,让他心中十分不忍。

2007年,土生土长的苍南人张炳钩凭着一股子热情组建起了“壹加壹”。此前,他做了三年多自由撰稿人,是当地多家媒体的通讯员,但凡有突发事件发生,他总能最先到达现场。

“壹加壹”受到温州市民积极响应,很快中心就聚集了众多志愿者。四年来,参加9次抗击台风、1次抗击龙卷风、1次抗震救灾,共安全转移群众7万多人,救助受伤人员1500多人,资助贫困学生100多名,募捐款项达140多万元。

但很快,张炳钩就遭到了很多草根NGO都要面临的问题——资金。“救人完全公益,可那些出租车的油钱、过路费怎么办?还有各种装备也需要不断添加。”稍有疏忽,救援中心就会难以为继。

最终,“壹加壹”用两年的时间,才解决这个头痛的问题。从2009年开始,张炳钩开始与政府合作,方式就是“政府购买”。

首先,根据多年来的救援经验,张炳钩自己选择政府部门进行洽谈,写出应急救援的方案和执行细则。

苍南被称为“中国台风县”。2006年,超强台风“桑美”在马站镇登陆时,最大风力居然超过17级。台风过后,整个苍南伤痕累累。

苍南地理位置极其特殊,“台风登陆地最集中的霞关镇,从陆地向海外微凸,像手一样伸向大海”。

于是,每一次台风来临,当地政府都会严阵以待。“他们需要专业的民间救助组织。”张炳钩说。

事实上,每次强台风袭击苍南,就会有百余名志愿者从四面八方赶来,将船上的渔民、低洼地带群众、旧房危房居民转移到防台避灾点。灾民觉得饿了,就吃点盒饭、面包,找不到地方过夜,就在出租车上将就一晚。

这些应急避灾点,正是“壹加壹”和当地乡镇合作建立。在苍南灵溪镇的一处避灾安置中心,随着主汛期到来,二楼物资仓库已经配备了牙刷、牙膏、毛巾、草席、被褥等生活用品,以及应急灯、手电筒等应急设备。一旦台风来临,这里可以转移灾民上千人。苍南县民政局救灾救济科负责人表示,像这样的乡镇级避灾点,苍南全县已经建了15所。而这些,正是张炳钩所看到的“政府需要”。

一开始,张炳钩并没有考虑这种模式。虽然在国外政府购买志愿者组织的服务,早已稀松平常,但在国内还并不多见。最初抗击台风时,他只经常听到抗灾一线的乡镇干部感叹:“台风登陆时通信工具都没有信号,之后又是停电,手机也无法充电。抢险救灾的时候,又找不到足够的车。”

2007年5月,张炳钩在乘坐出租车时,无意中发现车上装有GPS全球定位系统。“出租车司机对道路很熟悉,车技也好,车上又有GPS,在台风来临的时候肯定能发挥作用”。

他的脑海里随即浮现出成立出租车防汛服务队的想法。在起草了成立方案后,他找到了龙港镇宏达出租车公司总经理李少红。当年7月,全国第一支运用出租车车载GPS全球定位系统防汛防台的应急服务队正式成立。这128名“的哥”成为壹加壹应急救援中心最早的一批志愿者。

心理干预队的出现,更具戏剧性。“苍南是个拥有五六种方言的大县,每次台风过后,都会有外地的心理专家来给受灾群众做心理干预。但由于语言不通,心理辅导的效果大打折扣。”张炳钩说,“所以,我们就想成立自己的心理干预服务队”。

而所有这些,几乎都与当地政府的工作不谋而合。“本地的志愿者专才,熟悉温州的文化、地理和语言。”张炳钩表示:“这都决定了抢险效果。”所以,在洽谈政府购买时,他几乎没有遇到阻碍。

2009年,苍南壹加壹救援中心第一个政府购买服务项目,就是与人防办合作,把当地所有户外组织联合起来组成民防应急救援大队。此后,当地三防、气象、文化、广电系统等十几个部门都纳入合作范围。“大家最大的敌人,还是台风”。每年政府购买达到百万元。

事实上,苍南县进行“政府购买”时,还对壹加壹提出其他要求,比如要求壹加壹不定期开展应急救援知识培训和团队素质训练;积极开展应急救援演练,每年不少于1次等等。

张炳钩专门招聘大学生设立了官方网站,这也是温州首家公益性公众应急避险常识网站。网站采取视频、游戏、文字等各种方法告诉人们,如何对抗台风、地震、洪水、龙卷风、海啸、泥石流、火灾等意外。

不过,张炳钩也在计划转型。“如果政府购买服务中断,我们怎么办?”他期待能再找到一些新点子。

接下来,“壹加壹”将把点铺开到村、社区以及居委会试点。张炳钩透露,“我们还要大干一场,接下来还准备购买生命探测仪、用于空中搜救的小型直升机”。

乐清志愿救援服务大队:“我们出去救人都是AA制”

当张炳钩终于通过政府采购方式筹集到资金时,赖忠鎏还不得不为自己NGO的运作发愁。“我们出去救援,都是AA制。”他说。

军人出身的赖忠鎏的职业是一个交通协管。但是酷爱公益的他,在几年前发起了这个专业的水下救援组织。为了维持运作,“没钱,就靠亲戚们资助”。

和张炳钩很相似,赖忠鎏的初衷也是救人。只不过,赖忠鎏看到的是温州各条河流。“你知道,这里河流众多,每年溺死者无数。”

在赖忠鎏印象中,2004年他亲眼见到的一起溺水事件,促使了他组建队伍。

那一年,在温州芙蓉镇的一个水潭里面,有个本地男人溺水沉到了潭底。潭水很清,站在岸上都能看到这个男子,当时水深有八九米——由于缺少专业潜水设备,现场的营救人员努力了两个多小时,但还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现场家属恸哭不已。

回到家里,赖忠鎏联系上了以前的几名战友,提出成立救援队的想法,大家一拍即合。在他们看来,官方专业的救援力量多半集中在城市,像芙蓉镇这样的乡镇有很多空白。

赖忠鎏和另外一个战友马上自费到武汉海军工程学院学习,考取了相关的水下救援技能证书。“因为水下打捞都是很专业的,蛮干不行”。

一开始,海军工程学院拒绝了这两个来自民间的特殊学员,因为工程学院的学生全部是部队官兵。赖忠鎏想专攻的课程,是为潜水艇里的潜水员抢险、逃生设计的。赖忠鎏发挥了自己在部队的吃苦精神,四处找人游说。不知道是他的诚意打动了人,还是天意,该项目负责人恰好也来自温州苍南,最后破例同意接收这两名特殊学员。

“他们甚至没有收我们的学费,”赖忠鎏说,“我们只需负责这一个月的生活费就成。”他们成了海军工程学院仅有的两名校外学员。

2006年,由最初五个玩业余无线爱好者、“驴友”、潜水“渔友”组成了一支小型应急救援队,无偿提供户外、水下、灾难救助。此后,赖忠鎏花了20多万陆续购买了专业救助设备,包括潜水服、无线电台、信号弹等等,由于太多堆不下,他甚至找了一所废弃学校做仓库。

在高峰期,这支志愿者队伍达到了100多人,这也是全国首支专业水下救援志愿者队伍。其中,有公务员、老板、教师、导游、保安、网络工程师等。除水下救援外,他们还进行山地救助。

和一般的志愿者队伍不同,赖忠鎏的队员们来自五湖四海,个个身怀绝技。“不管是什么身份,每个人都至少有一门绝活”。

在“7?23”当晚,参加了动车救援的郑伯洪,是乐清一家电器公司老总,入队3年。他的特长是山地救援的速降操作,水下救援的现场勘察以及操作冲锋舟等。早在读中学时,他就创下过百米12.7秒的校纪录。

陈建东,网络工程师,入队两年多。一旦有山地救助任务,只要被困者能说出被困在多少经纬度,他就能在地图上找到这个位置。

刘合新,以前当过兵,他在队伍中除参与实战救援外,还担当着新队员的潜水培训。

而作为队长的赖忠鎏,更像是个“全能专业户”。这一点,看他手上的证书,以及其他的身份就能得到佐证:中国定向协会教练员和裁判员证书浙江省初级救生员证书中国无线电运动协会三级会员等

因为平时大家都在各自的单位上班,一旦接到险情求助,赖忠鎏会第一时间向所有队员群发短信,这个时候如果谁能参与救援,就会赶紧回复。同时,参与者会被告知在哪个地点等候。

根据险情信息,除当地消防会第一时间告诉他们外,赖忠鎏还是东海救助局乐清志愿者服务站的成员之一,有需要时也会让他们先期赶赴现场处置。在“7?23”动车事故中,赖忠鎏就是与前者联系后,跑步进场的。“当时我们主动找到现场的指挥人员,表明我们受过专业救援训练。他看到我们带了精良的设备,就允许我们进入车厢搜救。”赖忠鎏回忆说。

救援队成员最高时达到过100多人,他们加入进来都只有一个理由,想为别人做点事情。赖忠鎏把他们分成5个小组,分布在乐清各个乡镇。但2008年以后,退出队伍的人数一下子增多了,新加入的少了。他认为这跟费用有关:没有经济来源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

张炳钩能为志愿者购买保险,赖忠鎏却做不到。而实施救助时,队员受伤是常有的事,一旦有人受伤,就得自己负责——“我们没有资金来源”。赖忠鎏收入有限,但有几个做生意的亲戚,会每年捐赠十几万,这样勉强可以保证组织的运作。

2010年以后,上述两个志愿者组织,先后加入壹基金救援联盟。在资金和专业上得到了相应的帮助。“最主要可以学到一些东西,”张炳钩说:“我还曾经专门到上海参加过壹基金的研讨会。”

现在最让赖忠鎏羡慕的,就是张炳钩的“政府购买”。“我们全靠个人支撑,我也不知道能撑到哪一天?”

对此,温州大学学者指出,温州民间志愿者组织具有明显的地域特色。温州文化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独树一帜,是在浙南独特的界域内形成的。尤其是南宋时期以叶适为代表的永嘉学派,主张“以利和义”、“义利并立”的事功思想,强调人的社会作用,并且承认雇佣劳动的合理性。

随着经济发展,城镇不断扩大而相关公共服务系统却并未完全跟上,民间志愿者组织恰好补上了这一环。
(本文来源:外滩画报)
  评论这张
 
阅读(13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