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银河@生存主义唱诗班

方舟检票的日子,就是现在的每一天

 
 
 

日志

 
 

北京的泥石流威胁和应急报道  

2010-08-11 18:22:37|  分类: 资讯案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08-11 08:43:45 来源: 新京报 (北京) 跟贴 13 条 手机看新闻

“夜里会有大到暴雨,全村需要撤离。”50多户100多口人,40分钟集合到村口一个空地。点名后,5辆面包车再加几辆小车,将他们疏散到村外3里地的盛泉山庄过夜。



昨日,柳棵峪村生产队队长王建国演示手摇警报器。下大雨时,他摇起警报通知村民撤离。



王庄村的吴显海查看降雨量专用量筒。本版摄影/本报记者 吴江

截至昨日,甘肃省舟曲特大泥石流灾害已经造成702人死亡,1042人失踪,54人受伤。

目前处在汛期的北京也是泥石流灾害的多发区。1976年,密云北部出现特大暴雨,20多条山沟均暴发泥石流,死亡人数达105人。据测算,北京受泥石流易发威胁的重点村落达241个,初步统计全市共有查明的和潜在的泥石流沟816条。昨日,记者探访京郊泥石流易发村庄,查看应急机制是否到位。

“夜里会有大到暴雨,全村需要撤离。”

生产队队长王建国的手机响起报警短信。

他跑到村里制高点的一处小窝棚,摇响了警报器。

声音犹如空袭预警,整个柳棵峪村都能听见。

随即,王建国和党员干部挨家挨户清点。“带好贵重物品,锅碗瓢盆千万别带。”王建国嘱咐着。

50多户100多口人,40分钟集合到村口一个空地。点名后,5辆面包车再加几辆小车,将他们疏散到村外3里地的盛泉山庄过夜。

这是今年7月的一天下午,接到镇里通知,柳棵峪村躲避山洪和泥石流进行的撤离。

当晚,一滴雨没下。

“我瞅那天气就觉得不会下。”王建国说,全村在山庄过了一宿,吃了免费早餐,“啥事没有就回家了。”

但这毕竟是人命关天的事,“大意不得”他说。

41年前泥石流夺11命

“山上的土就像被大爪子一把把抓下来,和着水,就往山下冲。”

柳棵峪村,四面环山,建在一个山坳里。

它是石城镇张家坟村的四个自然村之一,密云重点防汛地区。

1969年的密云石城泥石流,柳棵峪村被冲走了11口人。

“山上的土就像被大爪子一把把抓下来,和着水,就往山下冲。”59岁的王建国回忆,头天夜里头猛下一阵大雨,雨点打在地上,溅起的雨雾都有1人多高。

7月的这次临时转移,对柳棵峪村村民来说,司空见惯。

村民们说,听到“嗷嗷叫”的警报,各家就开始行动,每人拿两三包东西,还有人抱着宠物狗,就到空地集合等着被疏散。

前年,柳棵峪村第一次临时转移时,很多村民都很紧张。

王建国说,那天的雨已经淹到膝盖了,村里接到通知要转移。

村民们心里很忐忑,一个劲地问,房子真被冲了怎么办。

“转移到盛泉山庄后,好多人不放心家里的财产。”为防止村民进村发生危险,王建国还派了2个人在村口把守,劝说想进去的村民。

挂在脖子上的“逃生卡”

每位村民都有一张“明白卡”,上面写着避险地点,逃生路线等。

距离柳棵峪13公里的密云王庄村,也有一套自己的防汛预警机制。

105户人的村庄,安装了10个大喇叭,音质清晰响亮。

67岁的村民崔士良说,最近几年,每年都能听到大喇叭广播“预计要下暴雨,睡觉都醒着点,听广播通知,随时准备撤离”。

只要大喇叭一喊“疏散撤离”,各户人都跟着自个儿的包户干部,往高处避险。

村支书王仕民说,全村分成六组,每组由三四名党员干部负责。一旦发生险情,全村将被疏散到5个安全地方避险。

避险地点、转移路线、包片人员,这些重点信息,早在汛期之前就会在村公告栏公布。

“我们自个儿知道跟着谁走。”村民们说。

王庄村每位村民都有一张“明白卡”,上面写着避险地点、逃生路线、呼救电话等应急救生内容。一旦“疏散撤离”,村民就能把这张卡挂在脖子上。

雨量启动避险的机制

日降雨量达到50毫米,危旧房户转移;80毫米,泥石流易发区险户转移。

村委委员吴显海专门负责监测雨量。

“一旦超过50毫米,就必须要撤离。”吴显海说,镇里发了雨量专用量筒,还有接水罐。雨忒小就算了,要是中到大雨,雨一停他就得向镇里上报。

要是遇到暴雨,每隔两小时就得测量一次上报。

昨日,密云县政府介绍,由于辖区内险村险户多,该县建立了根据降雨量启动避险措施的机制。目前该县有市级、县级遥测站共40个,以及数十个县级、村级人工雨量观测站点。当执行日降雨量达到50毫米时,组织危旧房户转移;降雨量达到80毫米时,降雨没有减弱趋势,立即组织泥石流易发区险户转移。

同时,该县防汛办具应用短信群发系统,能在第一时间发布预警信息。今年6月起,前往密云的游客及该县山区住户,均可通过移动平台接受汛情提示短信。

今年夏天,密云各镇村累计进行避险演练40多场,参加人数达3000多人次。

对于避险转移地点,各险户与民俗户、有吃住条件的安全农户实行户对户安置,就近安排避险;无法就近安排的险户辖区镇政府安排专人、专车提前接出危险地区。

“做到转移人员有饭吃,有住处,做好长时间避险的准备。”密云政府相关负责人说

搬迁避免“担惊受怕”

村民们说,想到老担惊受怕也不是个事,“一狠心,搬!”

疏散避险毕竟不是长久之计,不少泥石流易发村庄开始搬迁。

怀柔区琉璃庙镇一间楼村(现并入双文铺村)和小河口村(现并入八宝堂村),1969年和1972年两次大暴雨袭击,导致山洪暴发,“连喂猪的槽子都给冲走了。”村里的老人回忆。

此后,只要一下大雨,村里的人整晚不敢睡觉,坐在炕上静听雨情变化,随时准备撤离。

琉璃庙镇双文铺村党支部副书记徐春明称,经过两次暴雨之后,琉璃庙镇将一间楼村和小河口村定为危险村。

2005年,随着怀柔区农委出台“泥石流和洪水整建制搬迁”政策出台,这两个村分别并入并搬迁到双文铺村和八宝堂村。

“说心里话,当时有点舍不得搬。”村民们说,但想到老担惊受怕也不是个事,“一狠心,搬!”

目前,小河口村除了一户居民没有搬迁外,其余全部搬入八宝堂村。一间楼村除了两户人家因特殊原因不愿意搬迁外,其余村民将在9月中旬全部搬入到双文铺村。

“搬迁政府不强迫,不搬的住户都签订了‘危险自负’协议。”徐春明说。

昨日,怀柔区政府人士表示,该区泥石流和洪水危险村主要集中在北部山区的喇叭沟门满族乡、长哨营满族乡、琉璃庙镇、汤河口镇以及宝山镇。今年内,涉及的30余个行政村和自然村将全部搬离险区。

截至目前,怀柔区已有3797户共8712名山区村民搬进了平原村。

■ 区县措施

近年来,通过封山育林、修建工程、搬离危险区域农户等措施,北京未发生过大规模的泥石流灾害。进入汛期后,各区县根据实际情况,制定了相应的预案。

密云 县镇村逐级签责任书

密云县、镇、行政村各级已分别成立防汛指挥部,逐级签订了防汛责任书。同时启动防汛责任追究制,规定领导包乡镇、乡镇领导包村、村干部包户、党员包群众。今年汛期来临前,密云县在全县范围内确认了避险信号、避险地点、转移路线、抢险队伍、转移人员、防汛避险棚和值班报警人员。全县组建抢救队325个、13927人。

昌平 搬离泥石流易发地区

昌平区农委山区办消息,截至今年底,昌平将有494户、1609人搬离泥石流易发地区。到2012年,全区2553人有望全部搬离。昌平泥石流易发区主要集中在西部和北部山区。从2004年到2007年,昌平共搬迁404户、1302人。按照计划,从2008年到2012年,还有406户、1251人需搬迁。

延庆 实施山区搬迁工程

延庆农村工作委员会称,对于泥石流等地质灾害多发区,除了随时核实更新地质灾害易发区的备案台账,踏勘地质灾害易发区并核实登记,更新群防群测网信息和地质灾害险户信息等外,实施山区搬迁工程是一项重要的防范措施。今年的山区搬迁工程主要涉及4个村,为八达岭镇东沟村等,约853人,将就近选择安全区域建新村,原村址拆除后将恢复耕地。

■ 链接

北京部分泥石流灾难

1969年7月1日至8月10日,密云、怀柔交界处云蒙山,降雨量540至740毫米,发生大型泥石流,共死亡159人。

1976年6月29日,密云北部出现特大暴雨,其中20多条山沟均暴发泥石流。此次泥石流死亡人数达105人。

1977年8月2日,房山霞云岭、十渡地区发生泥石流,死亡2人,冲毁房屋3间及部分耕地。

1998年7月5日,门头沟妙峰山向下苇店发生泥石流,死亡1人,冲毁房屋4间及部分耕地和树木。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 林阿珍 杜丁 蒋彦鑫 廖爱玲 傅沙沙 实习生 孙倩茹
(本文来源:新京报 )
  评论这张
 
阅读(8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